酷博平台

                                                              来源:酷博平台
                                                              发稿时间:2020-06-01 02:16:43

                                                              此外,自民权运动以来,美国联邦政府推行了肯定性行动(Affirmative action),为消除与补救过去在就业、教育等领域对少数族裔及妇女等群体歧视而采取了一系列政策与行动。

                                                              在此背景下,黑人等少数族裔早已对现状心怀愤怒与不满,此次事件如果处理不好或许会成为美国社会问题大爆发、大激化的一个导火索。

                                                              预计到2027年,美国外国出生人口占总人口比例将达到14.8%,其中主要是来自于亚洲、非洲、拉美等地区。

                                                              一方面,美国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趋势仍未得到有效控制,因疫情而死亡的人数超过了10万之众。

                                                              因而,美国白人担心到本世纪中叶,他们可能成为美国的“少数族裔”。

                                                              他们是最早从欧洲来到美洲新大陆殖民定居的人群,并从文化以及种族上定义了后来的美国。

                                                              作者系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国际战略研究院教授【海外网6月1日编译报道】当地时间周六(5月30日),美国密歇根州杰纳西县一名警长加入了抗议者行列,以表达对非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被警察暴力致死的愤怒。

                                                              可见,白人的危机感以及由此而造成的“白人的觉醒”,并继而引发的白人维权运动与“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的维权运动已成为美国种族矛盾的核心焦点。

                                                              据美国疫控中心统计,在新冠疫情死亡案例中,死亡率最高的族群是黑人,大约是白人的两倍,其次是拉美裔。这些人大都处于社会底层,经济状况脆弱,医疗卫生保障不足。

                                                              在20世纪60年代民权运动之后,美国公开谈论种族主义,尤其是歧视有色人种已经成为“禁忌”,然而“白人至上主义”仍然是一个公开的“潜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