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良的作品不属于过去,不属于现在,不属于某一特定时间,他的作品是永恒的。

北京文艺网·2018年度艺术影响人物——孙良


image.png


  孙良,1957年出生于杭州。1973年,孙良被分配进入上海玉雕厂工作,向他传授玉雕技 艺的师傅是著名国画家、国家工艺美术大师肖春海先生。在 此期间,他开始学习绘画,工作六年后,他考入上海轻工业 专科学校学习工艺美术课程。


  1986年,孙良进入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执教,在那里工作的14年间,他的个人风格开始成型。


  1988年,他参加了在安徽屯溪举办的"88中国现代艺术创作研讨会",回沪后,与李山、周长江、张建君、栗宪庭等艺术家、 批评家在上海美术馆共同策划并实施了大型行为艺术作品《最后的晚餐》。


  1989年,他以合作作品的方式参加在北京举办的“中国现代艺术大展”,亲身经历了那一系列堪称“八五新潮谢幕 礼”的历史性事件。


  1990年代初孙良的画室搬到了上海市中心人民广场旁边的一 幢老房子里。由于地理位置的便利和生性中的热心,他开始 广泛收集本地艺术家的图片资料,逐步建立起一个小型的档 案库,义务为上海现代艺术家们做宣传和推广。随后的几年 里,许许多多外国艺术界人士频繁光临此地,在上海现代艺 术走向国际舞台的早期过程中,孙良的努力是不容忽视的。


  1993年孙良赴香港举办他的首次境外个人作品展览,随后又 赴意大利参加威尼斯双年展。那是他第一次出国,大量的异 域见闻给他很大的震动,尤其是对梵蒂冈的造访,是他第一 次较为完整的领略了西方美术史上的经典,拉斐尔、米开朗 基罗、贝尼尼等人的作品,更强化了他持续追求完美的心里 倾向。


  1998年孙良离开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入上海理工大学设计学院执教至今。


  个展:


  1993 “孙良个人的世界——个人作品展” HO画廊 香港 中国


  1994 “孙良艺术展” 东京画廊 日本


  1994 “孙良个人作品展” 龙门画廊 台北 中国


  1996 “孙良个人作品展” 纽约 美国


  2000 “失落的天堂”孙良皮上作品展 顶层画廊 上海 中国


  2001 “孙良艺术邀请展” 3M画廊 南京 中国


  2002 “银之魅” 顶层画廊 上海 中国


  2003 “眩妙人生”个人艺术展 A&A Phoenix画廊 香港 中国


  2004 “孙良画展” 伦敦 英国


  2006 “闪—孙良玻璃雕塑展” 圣菱画廊 上海 中国


  2006 “孙良玻璃艺术及油画展” 波捷克中心 布拉格 捷克


  2006 “图像创世纪——孙良艺术展” 上海美术馆 上海 中国


  2007 “纹身月亮——孙良的世界” 张江当代美术馆 上海 中国


  2008 “孙良一个人的历史” JAMS画廊 伦敦 英国


  2009 “孙良——纹身月亮” Art Next Gallery 纽约 美国


  2012 “银色记忆——孙良个展” 高士画廊 台湾 中国


  2012  “悬丝——孙良艺术展” 当代美术馆 新加坡


  2012  “渗——孙良小幅油画及水墨画展” 徐汇美术馆 上海 中国


  2012  “迷失——孙良绘画艺术展” 天仁合艺艺术中心 杭州 中国


  2014 “孙良艺术展” 印度尼西亚国家美术馆 印度尼西亚


  群展:


  1985 “上海青年艺术大展” 上海美术馆 上海 中国


  1986 “上海美术馆落成展” 上海美术馆 上海 中国


  1988 “今日艺术展” 上海美术馆 上海 中国


  1988  “最后的晚餐”行为艺术展 上海美术馆 上海 中国


极速pk10  1989 “中国现代艺术大展” 中国美术馆 北京 中国


  1989 “中国艺术展” 科隆 德国


  1991 “车库艺术展” 上海 中国


  1992 “遭遇其它——K18国际艺术大展” 卡塞尔 德国


  1992  “东方的世界——艺术巡回展” 英国皇家基金会 英国


极速pk10  1992 “中国当代艺术研究文献资料展” 全国巡回展览 中国


  1993 “第四十五届威尼斯双年展” 威尼斯 意大利


  1993 “第一届亚太艺术展” 昆士兰 澳大利亚


  1994 “中国现代艺术展” 香港大学冯平山美术馆 香港中国


  1995 “变化——中国现代艺术展” 哥德堡美术馆 瑞典


  1996 “中国现代艺术大展” 纽约 美国


  1997 “上海艺术家作品展” 圣彼得堡 俄罗斯


  1997 “亚细亚现代艺术展” 澳门 中国


  1998 组织并参加两岸三地艺术展 香港艺术中心 台湾教育美术馆 中国


  1998 “中国现代艺术展” 东京 日本


  1999 首届“亚洲现代艺术三年展” 福冈现代艺术展 福冈 日本


  1999“南方情结——艺术邀请展” 广东美术馆 广州 中国


  2000 “中国现代绘画艺术展” 帕多瓦 意大利


  2000 “国际艺术邀请展” 柏林 德国


  2000 “馆藏作品展——上海美术馆新馆落成展” 上海美术馆 上海 中国


  2000 “中国油画艺术百年展” 中国美术馆 北京 中国


  2000 “第二届上海新架上油画展” 上海美术馆 上海 中国


  2001 “当代绘画新形象——二十年当代中国艺术展” 中国美术馆 北京 中国


  2001 “形而上2001——上海抽象艺术展” 上海美术馆 上海 中国


  2003 “形而上2003——上海抽象艺术展” 上海美术馆 上海 中国


  2004 “第五届上海双年展” 上海美术馆 上海 中国


  2004 “被禁止的感觉——中国当代——水中的情色话语” 巴黎 法国


  2005 “异形与幻想”上海美术馆 上海 中国


  2007 “85新潮——中国第一次当代艺术活动” 尤伦斯艺术中心 北京 中国


  2008 “中国新视像”  拉斯佩齐亚当代艺术中心 意大利


  2008 “拓展与融合”  中国美术馆 北京 中国


  2009 “Trinity——三人行作品展” 奥赛画廊 上海 中国


  2010 “改造历史2000—2009中国新艺术” 北京 中国


  2012 “心动上海——汽大众奥迪艺术展” 沪申画廊 上海 中国


  2013 “四个四重奏——李山、余友涵、周长江、孙良四人展” 浙江昊美术馆 中国


  2013 “新山海经” 上海喜马拉雅美术馆 中国


  2013 “玩物主义”  成都蓝顶美术馆 中国


  2013 “时代肖像——当代艺术三十年”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中国


  2014 “时间节点——中国1980年代的水墨景观” 上海喜马拉雅美术馆 中国


  2014 “视觉边界——尚扬、李山、孙良、夏小万联展” 北京林大艺术中心 中国


  2015 “双城记-上海、广州当代绘画年度展” 上海多伦现代美术馆 中国


  收藏:


  上海美术馆、广州美术馆、今日美术馆、台湾台北美术馆、香港大学冯平山美术馆、奥地利红牛当代美术馆、上海张江当代美术馆、上海奥赛画廊等。



2019春初艺术名赏-艺术家孙良 来源:腾讯视频


image.png
桃花马 170x140cm 油画


坚持自我·幻化心灵


孙良


  处在我曾经的时代,生活的环境和经历的一切太过复杂,艰难、痛苦、失望,对外面的世界我们无能为力。只有作品,当我站在画前它能反映我的内心。


  想像─是我内心的现实。


image.png
痉挛  2002年  布面油画


  自然、天空、大海、高山、丛林、溪流、旷野,各种各样的动物、植物、奇异的景象、星空、月光、神秘的幻觉、想像、神奇的声音、传说、那些古老的文明、异域奇景、几千年文化的残片、许多的渴望、更多的失望、无法摆脱的现实,内心时时刻刻的变化,还有差异、还有情慾、还有贪婪、还有愤怒、还有……许许多多,它们混合、交织、错乱、重     叠、克隆在一起,这也许就是我的作品。


image.png
孙良作品


孙良 | 梦境中的幽影


  孙良的作品中,永远会飞翔和浮游着一些无人知晓的生命体,在失重状态下以奇特的姿态展现着生命的美感和想象的极限。这些充满神秘色彩的生命体,通常都有着华丽的外貌,似梦境中的幽影在谱写世纪的赞歌。


image.png
濛空  2008年  布面油画


  时至今日,孙良的艺术生涯已走过漫长历程,他的艺术风格和创作媒介有过多次变化,按照时间顺序,将其创作风格粗略分为水墨实验、表现、魔幻、抽象、“弥散”和材料试验6个时期。通过他的作品展示一个寂寞潜行的艺术家在喧嚣时代所构建的一种独特的创造力,为后人示范出一个孤立的个体所能够企及的最辉煌的境界。


image.png
孙良作品


image.png
孙良作品


  水墨实验时期(1980-1983)


  孙良进入玉雕厂工作后,开始学习国画,7年后,开始摆脱临摹阶段,进入主动的个人化创作,寻求水墨语言表达的各种方式。从传统到新潮,许多后来为水墨艺术界所乐道的风格孙良都曾在这一时期涉及。此一时期与后来的油画创作有所重叠,直到1987年才基本告一段落。


  这一时期的作品大致分为两类,第一类型是新式图画,孙良把传统的山水、花鸟等题材以较为松散的个人化笔墨技巧加以改造,融合清末以来的写意传统,形成构境清丽的当代文人水墨绘画形态,另一类型,是实验水墨,孙良把中国史前岩画、彩陶艺术中的许多图形和符号都借用到水墨创作中来,以介于书法和绘画之间的笔墨形式处理貌似无序的画面构成,整个类型的作品带有明显的象征主义色彩。对这一时期作品的重新审视,可以发现孙良后期作品中所出现的画面中心失常和大量不均衡构图的来源。


  表现时期(1983-1991)


  孙良的表现时期作品带有强烈情感色彩。在风格上基本属于半叙事类型,技巧方面则是带有强烈力度的表现主义,笔触粗犷有力,色彩鲜明强烈,肌理坚实厚重。尤其是1990年前后的作品,大多数都具有较为明确的情节指向,富含神话与宗教气息,浓厚的死亡意味使这一时期的众多作品显得异常沉重。


  《婚床》描绘了一对躺在白色花床上的骷髅状男女,画面上方的一盏灯投下惨白的光,黑色的灯泡里有一个黄色的十字架,双头蛇和猫头鹰环伺左右,烘托出一种不祥的气氛。画家在这里表达的不只是对婚姻的批判,这一象征其实更强烈的指向一切令人悲哀的宿命。


image.png
婚床 帆布油画 1989年 120×130cm


  同样的宿命感还出现在同一时期的其它作品中。《精卫鸟》的画面形象,结合了东西方的两个经典神话——“精卫填海”和“西西弗斯”,两者都象征着同样坚忍而无望的努力。都表达出“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无奈。


image.png
精卫鸟 帆布油画 1989年 110×110cm


  《伊卡洛斯与九个太阳》则以实现梦想的惨痛代价为主题,隐含了“伊卡洛斯”和“后羿射日”两个毫不相关的神话,以被荼毒的梦想暗示着周而复始的发生在艺术自身上的宿命故事。


image.png
伊卡洛斯与九个太阳 帆布油画 1989年 180×120cm


  《怪异行走》、《人树》和《圣雨》都创作于1980年代末和1990年代初,当时的社会政治背景给这些作品带来了明显的影响,轰轰烈烈的思想解放运动随1989政治风波的夭折,是孙良的态度一度悲观异常。


image.png
圣雨 1990年 布面油画


image.png
最后的诱惑  1990年  布面油画


  魔幻时期(1991-1994)


  从1991年开始,孙良的作品开始逐渐摆脱叙事性情节的束缚,直至作品的文学性主题完全消失,这个时期的开端是以一张特殊的作品为标志的,这张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作品叫做《蝇眼中的世界》。


极速pk10  这是一张怪异到略显诡异的画面,首先,一个半昆虫半哺乳动物的有翅怪物的身体横贯整个构图中心,围绕着这个主题形象,次第展开了一系列表面上似乎没有任何联系的图形:口红、鹦鹉、灯泡、罂粟、女人的剪影以及这个剪影的投影……尽管这张作品在绘制技巧上前后矛盾,语言自身的放肆和颠覆有些莫名其妙,但观看者在仔细沉思之后,依然可以找到一条语焉不详的线索——是“性”的主题把这些符号彼此关联。


image.png
蝇眼中的世界 帆布油画 1991年 130×130cm


  从这个时期开始,孙良作品中固有的舞台化构成开始退场,主题形象的引领作用模糊了,力学重心开始紊乱,形象塑造手法日趋平面化,笔触越来越细腻,色彩越来越微妙,完成度越来越高,神秘感越来越浓……代表性作品《莎乐美》、《奥菲利亚》以另类手法颠覆了旧有的叙事方式,《人鸟》、《双影》、《豹纹》、《纹身月亮》、《翼》和《棋局》等则明确地展开了典型化的“孙良式”语言创造,事实上,也正是这一时期的艺术语言使孙良得到了最初的国际声望,他的这种魔幻风格的作品先后入选了第45届“威尼斯双年展”和首届“亚太当代艺术三年展”。


image.png
莎乐美 帆布油画 1990年 110×150cm


  《奥菲利亚》的题材虽然源自莎士比亚的戏剧,但孙良作品中所反映出的形象只是借用了一个典故而已,这个漂浮在蓝绿色花叶中的光头女性人形,腹部开满了蓝色花瓣,双腿的骨骼已经清晰显露出来,周围围绕着伸出舌头和触须的蛇、猫头鹰、联体鱼和牛角骷髅……这张画有一种奇异的催眠效果:唯美主义气息似乎抵消了死亡气息,对彼岸的好奇也最终战胜了恐惧感。


image.png
奥菲莉娅,油画,1990年


  《人鸟》是开启孙良式语言的重点作品之一,这张画中出现了孙良后来曾一再使用的形式:嘴里吐出的烟雾状轮廓。在此之前,画面形象的嘴里所吐出的只是舌头,而此后出现的烟雾状轮廓里所包含的形象日益增多,这种独特的表达方法在画面上形成了空间中的空间,形象外的形象。


image.png
人鸟 帆布油画 1992年 130×130cm


  《纹身月亮》是以“丽达与天鹅”的故事为蓝本,在这张作品中可以看到孙良对完美形式的追求,另类的造型开始疏离文学叙事的束缚,精妙的平塗勾勒透漏出浓厚的东方情调。在整个魔幻时期,《纹身月亮》在东方化语言和西方化叙事之间找到了最完美的平衡点。


image.png
纹身月亮 帆布油画 1993年 110×110cm


  《翼》可以说是语言方面极其精妙之作,画面以淡淡的青灰色为基调,主题形象是一个倒悬在画面上方的生命体、鱼头、人身、蝶翼、长着男性生殖器和6个乳房,体内盘旋着的蛇吐出烟雾,与画面上的鲨鱼、豹子、和凤凰所吐出的烟雾汇合在一起……完美的平塗技巧显示出孙良行云流水般的驾轻就熟,随意变化组合的造型又幻化出类似玉雕技巧中随料赋形的智慧。


  《棋局》是文学化题材的收官之作,孙良最初的创作动机是以一个貌似游戏的视觉现场对当时的波斯湾战争进行暗喻,这幅画的完成也标志着表现时期和魔幻时期的终结。这是一张从未被展出和发表的作品,画面上的国王、王后等形象与他所臆造出的怪异生命组合在黑白格子里,显示出欲望、伤害、戏谑和迷惑的复杂情节。


image.png
极速pk10棋局 帆布油画 1991年 185×138cm


  抽象时期(1994-1995)


  如果用“为艺术而艺术”的纯粹形式主义眼光来看待孙良的成就,那么这个将近两年的纯抽象时期应该被认为是“精华中的精华”。在近10件代表作中,最重要的作品有4件,依时间顺序分别为《94‘红》、《94‘蓝》、《94‘黄》、《94‘绿》。


  《94‘红》是一件以玫瑰红为主调的作品,画面上漂浮游动着一些类似海洋生物的形象,孙良用细腻的笔法赋予整个画面以半透明的氛围。这些貌似水母、珊瑚、鳗或者蛙的局部拼凑出的视觉效果极为怪异,没有一个形象是完整的,但这些”不完整”的图形却构建出充分的和谐感。


image.png
94‘红 帆布油画 1994年 150×150cm


  《94‘蓝》的构图呈现出明显的放射状趋向,以构图中心的一块不规则图形为支点,许多象是蝴蝶翅膀或软体动物触手般的抽象图形向画面四周延伸开来。不过,换一种思维来看,这张画中的形象又会产生向心性的聚合,离合之间,视错觉持续地营造出神奇的迷幻效果。


image.png
94‘蓝 帆布油画 1994年 150×150cm


  与《94‘蓝》相反,所有的图形在《94‘黄》作品中都是孤立的,没有任何笔触把它们关联在一起。那些点状、条状的生命形式,以未知的节奏和旋律组合成宁静的音乐。散漫在不均匀设色背景上的独立个体,似乎是显微镜下的一个切片,又像是天文望远镜里的一个定格画面。


image.png
94‘黄 帆布油画 1994年 150×150cm


  《94‘绿》是4件作品中最复杂的一件。首先所有图形都舍弃了象征性的暗示,那些优美的线条不再是生命体的边缘,他们所围绕形成的图形也仅仅是图形而已;其次,图形之间大量暗示性波纹状曲线,使每个相邻个体之间都产生了类似引力或磁场般的互动,为整体的螺旋形呼应关系造就了若即若离的关联。


image.png
94‘绿 帆布油画 1994年 150×150cm


  抽象时期是孙良探测自身能力极限的一种尝试,是画面形象非具体化,尤其是脱离自然物像的努力是艰难的。大量的线条都不止是用单色画出,而是在其自然转折的过程中不断变化用色,而且从这一时期开始,以往较为明显可辨的笔触几乎完全消失,孙良以近似中国传统工笔画的手法把揉擦和晕染都使用到油画媒介中。这一时期的作品经常令人联想到战国时代楚文化漆器上,那些神奇飘逸的装饰图案和堆金错银的青铜博山炉上,海上仙山的云彩。


  弥散时期(1995-2002)


  抽象时期的探索是孙良对日趋极简主义的形式倾向产生了顾虑,同时也觉得纯粹的抽象主义不能满足自己对“无与伦比的精致”之企求,于是,在几张抽象代表作完成之后,他开始了对具象的回归。将抽象时期的蜿蜒曲线归类和组合,幻化为鱼类、爬行类、鸟类和哺乳类生命体的眼睛、牙齿、脚爪、羽毛、鳞片、触须、尾巴、烟雾以及泡沫。


  这个时期是以4张大画为正式开端的。第一张蓝色绘画是由三个主要形象构成的,在同一个头上长有人面和鸟面的双性人,用三条脚抓着双头蛇的有翅花豹,以及横贯在画面下方的一条盘旋回首的龙。这幅画的名字叫做《斯芬克斯之谜》。


image.png
斯芬克斯之谜 帆布油画 1996年 180×140cm


  《幽光》是这个系列的第二张画,也是最简洁、最宁静、最神秘,以及最浪漫的一副。一头有翼的双性老虎站立在画面左侧,抬头向画面右上方的雌性花豹伸出舌头。背景上所有的陪衬形象都与双头、联体、亲吻、交合的概念有关。


image.png
幽光 帆布油画1996年 180×140cm


  第三张作品是魔幻时期代表作《纹身月亮》的变体,但这个同名的变体却远远超越了著作。首先,在形象方面,这张变体的组合变化相当复杂,除天鹅这一主要形象以外,其他形象都是全新的创造;其次,在技巧上,孙良极尽精雕细刻之能事,对所有细节的描绘精妙绝伦,把油画的表现魅力推向了全新的境界。


image.png
纹身月亮 帆布油画 1996年 180×140cm


  第四件作品《翅》是这个系列中比较轻盈的一件,倒悬在画面上的凤凰口中吐出带泡沫的烟雾,笼罩着有翅膀的帽子和有背鳍的蜥蜴头部,画面下方的蝴蝶所伸出的触须上生长出两个蛇头……


image.png
翅 帆布油画 1999年 190×110cm


  从想象力和完成度方面来说,这4张作品应该是中国当代绘画的巅峰之作,画家已经把油画这种外来艺术语言以中国人的东方心态使用到了一种极限。


  四张大画之后,孙良的作品风格开始了一系列令人目眩的转变。


  其一,是原来那些相当整体的半人半兽式形象开始消解离散,没有了对完整轮廓线善始善终的描摹,他们好像溶化隐匿于底色之后,或交替重叠在彼此之上。在这个过程中,久违的笔触开始在某些作品中重现,金、银等以前从未出现过的颜色也成了孙良最新的选择。《蓝线》、《虚》、《银魅》等作品都是这种“弥散”形态的最佳注解。


image.png
银魅 帆布油画 2001年 200×110cm


  其二,是孙良对独立形象极近复杂的的堆砌和链接,一个或多个形象常常被孙良设计成文章或徽志般的符号,一系列古怪的形象通过寄生、咬合或焊接的形式,成为弗兰肯斯坦式的荒诞组合。这些组合所产生的新生命是离奇而迷人的,《环》《龙·凤》、《控制》等作品都是这种转变形式的初期代表作。


image.png
龙凤,油画,1997年


  《金羽》是众多独立形象组合变化的极至,画面形象的叠合已经令人难以判断究竟哪根线条是属于哪个形象的,多重形象相互组合的魔术常常使两个甚至多个形象共用一个轮廓,这种极端异样的组合方式,形成了孙良作品中最为神奇的迷宫图景。

 image.png
金羽 帆布油画 1998年 130×110cm


  其三,《灰雨》、《逆转》、《形》等作品,延续了抽象时期《94‘黄》那样的语法,把彼此孤立的单独形象散落在无尽空虚的背景之中,而这些散落的形象,又往往是过去作品中某些重要符号的变体。可以看出,画家是以轻松愉快的心境,把一连串白日梦般的音符随意地谱写成淡泊的爵士乐小品。与许多主体形象很突出的作品不同,这个类型的作品没有视觉上的紧张感,令人自然而然地产生从容而亲和的形象。


image.png
悬  2001年  皮上油画


image.png
极速pk10噬  2001年  皮上油画


  材料实验时期(2002年至今)


  孙良在每个时期都曾不甘寂寞的展示过对多种风格和材料的驾驭能力。与他曾经有过学习玉雕的经验有关,他对材料实验的兴趣是有延续性的,几乎每年他都会做一点非传统媒介的尝试,先后在不同年代进入他的创作视野的材料有纸浆、丝绸、皮革、赛璐珞片、铝箔纸和化学纤维材料(2004年),而他使用的创作手法也包含了拼贴、即与雕塑和彩色转印技术等等。


image.png
 迴,油画,2009一2010年,尺寸60X250CmX12幅


image.png
迴,油画,2009一2010年,尺寸60X250CmX12幅


image.png
 迴,油画,2009一2010年,尺寸60X250CmX12幅


极速pk10  材料试验时期是迄今为止孙良所经历的最为综合多元的创作阶段,是一个被早已开启且被反复开启的大门,对各种新材料的探索,也必将是他一直会延续下去的重要表达方式。


image.png
漫幻,160x60cm,2007年,帆布,油画


image.png
失血月亮,150x60cm,帆布,油画,2010年


image.png
情慵,油画,2010年,150X60cm


image.png
幽曈,油画,2010,150x60cm


  孙良不属于他所生活的这个时代,他的成就,甚至是许多同时代的专业人士都无法认同的。孙良的作品不属于过去,不属于现在,不属于某一特定时间,他的作品是永恒的。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孙良作品


  以不同的心绪进入孙良的作品,就会得到完全不同的欣赏效果。孙良的故事还在延续,我相信,这种图像探险的旅程正如人生本身一样充满精彩的期待和意外的结局,而当艺术家的作品完成之后,作品本身就已经具有了自己的个性和生命,在观看者和解读者面前,他们之间的对话也将更有魅力。文源:上海月湖美术馆


image.png

image.png
孙良作品


  (编辑:李思)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