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装剧经历沉沉浮浮,从单部剧的排播定档,到整个类型的题材内容的嬗变革新,甚至是“档期”的形成上,或许都将有出现新的“规则”。

QQ截图20190917083242_副本.png


  《有翡》官宣,仿佛预示着古装剧市场的下一部爆款将被预定。知名小花搭档新生代男艺人的配比是常见公式,却能让不少粉丝、观众召唤那些从古装剧“离席”已久的古装剧女明星们。


  虽然,《有翡》之于赵丽颖的演艺事业是否能起到帮扶还具有争议,但是一个事实是,市场上有关女明星们的女强、偶像古装剧已经默然了许久。从2017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爆红之后,此类情节起伏强、情感浓度高、声画语言华丽炫目的作品仍不断出现,但是声量在逐渐走低。


  从2018年底开始,献礼剧不断强势播出,直到今年下半年呈现井喷趋势,再结合从去年底到今年的各种政策风向,古装剧无异于是在夹缝中生存,从单部剧的排播定档到后续同类型的开发都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在此前小编对于广电总局限制影视剧集数上限的调查中,有业内人士表示,此政策首当其冲会影响到古装剧的制播。


  那么,古装剧短时间是否会受到重大影响,长期影响又是什么?目前看来,受到影响较大的,是影视公司的已拍待播剧,体量较小的古装剧如轻喜剧则相对“安全”。古装剧在“去存货”后,或还将面临“主动减产”的境遇。


  备案减少,大体量作品缺席


  9月12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关于2019年8月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公示的通知,共68部剧目,其中古装剧仅有3部,占公示总数的4.41%。这三部剧分别是《天地人心王阳明》《百集双语中华少儿国学剧》和《青青子衿》,不约而同地都聚焦在传统文化上。

QQ截图20190917083305_副本.png

  
  而回顾去年同时期的备案信息,古代题材在8月份的备案一共有17部,占公示总数的17.17%,涵盖古代传记、古代传奇、古代武打、古代神话等多种题材。


  无论是从题材还是数量上,古装剧的双重缩紧一目了然。


  事实上,2019年开年至今,古装剧的未来开发在持续遇冷,除却2019年2月份有11部古装剧备案信息,其余的月份均处在个位数的低调状态,5月份尤其稀缺,仅有1部。而古装剧的遇冷,恰好跟政策风向紧密嵌合。


  一位以现代都市题材网剧成名,打算涉足古装剧的导演告诉骨朵,自己的古装剧项目在2017年底“胎死腹中”,跟当时大环境的风向变迁有直接关系。2017年,有关“2018年电影电视剧新的风向标”的讨论沸沸扬扬,2018年5月份更是有着“最强限古令”的传言。


  然而,不少流言最终未被证实,但是随着限制天价片酬、税改事件等影视行业大事件的发生,有关部门对于“过于娱乐化内容”的不鼓励和不支持也逐渐落到实处,从2018年暑期档播出的《如懿传》《延禧攻略》《天盛长歌》等题材类型,到今年暑期的《长安十二时辰》《九州缥缈录》《陈情令》《宸汐缘》,宫斗题材显然没有再出现过,同时古装剧的类型明显被拓宽。

                         

  

  政策在今年继续收紧。今年7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局长聂辰席在讲话中提到“针对注水剧、宫斗剧、翻拍剧、演员高片酬等问题,深入挖掘瓶颈症结,始终保持高压”,随后又下发通知,部署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百日电视剧展播工作,展播期间不得播出娱乐性较强的古装剧、偶像剧。


  这是另外一个明显原因,由于重要年份的来临,影视内容必须跟随主流价值观,保持整体步调一致。


  那么,网生影视是否受到影响?由于备案系统分离,在不久前披露的7月网剧备案信息中可以看出,现当代作品占据绝对姿态,科幻题材的比重明显上升,而古装剧则缩减严重,仅有1部,为《鹰甲卫在行动》,目前没有释出更多详细信息,但是跟主流步调相吻合。

156859545359345400_a580xH_副本.jpg

  
  但是在5月份的网剧备案信息中,古装剧就有16部,其中不乏近几年流行的走“复合型小而美”路线的古装剧,比如《姻缘大人请留步》《暴走武林学园》《偷心画师》等等,《花间提壶方大厨》的姊妹篇《人间烟火花小厨》也赫然在列。


极速pk10  备案信息呈现断崖式下跌,并且在类型和体量上,少有高投资大制作的作品再出现。


  风向转变快,观望成常态


  某位头部上市影视公司领导人曾向骨朵透露,古装剧的份额在未来或进一步缩减,如果是已经开拍的作品,尽快拍完争取早日播出,如果没有开机,“就先不要做了”。


  而从去年到今年,开拍和已拍待播的古装剧已经积压多部,在暑期档之前,《长安十二时辰》和《九州缥缈录》能否顺利播出,还是业内外紧密关注的焦点。


  在待播的众多古装大剧中,《江山故人》《大明风华》《燕云台》《孤城闭》《大宋宫词》《大唐女儿行》《鹤唳华亭》等作品都被寄予了较高的期待值,同时由于体量大,对于制播方来说是重点项目,口碑和营收都很重要。有业内人士告诉骨朵,有一些古装大剧可以网播,但还在等待上星播出的时机。去年《如懿传》的网播,跟其作品定位初衷不相符,导致播出情况不甚理想,虽然之后二轮上星,但是由于政策影响等原因被下架,总体播出情况相对坎坷。

156859550136666800_a580xH_副本_副本.jpg

  
  按照这样的思路来看,今年9月至11月期间,大体量古装剧上星播出的机会较小,但是不排除主题内容都很符合献礼潮流的作品播出,古代传奇、权谋等题材类型的作品,根据具体讲述的内容和风格主题,不排除会在年底至明年年初的这一时间段内,有合适的机会播出,但是内容的调性仍然是决定能否播出的关键因素。


  《天下长安》悬而未决,《巴清传》穷途末路,《锦衣之下》《狼殿下》等作品备受期待,但是何时播出仍是个谜。古装剧不断积压,但是出口在不断收紧,这也影响着大体量古装剧的筹备开机,在较长一段时间内将暂缓。


  今年的一个新趋势是,群像戏和小人物戏增多,在口碑上也有所收获,往常的大女主剧不再是古装剧的主宰类型。


  在豆瓣上,有网友自发总结出已拍待播的古装剧集,《孤城闭》和《大唐女儿行》都被寄予了较高的期待,在投票中占据前列。而这两部的幕后班底是正午阳光和欢娱影视,在近年来都有爆款作品面世,但是《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和《延禧攻略》对标到当下的市场环境和政策风向中来,是否还能在不删改篇幅、调整叙事的情况下顺利播出,就具有不确定了。

156859553695107000_a580xH_副本_副本.jpg

  
  风向变化之快,也是众多制作公司如今面对是否制作古装题材这个问题,保持观望的原因之一。


  不确定性增强,两年或出新规则


  看似已经蛰伏,但是古装剧没有、也不会走到绝境。从开拍讯息来看,在目前的境况下,古装剧集还没有完全遇冷。


  有业内人士告诉骨朵,备案信息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反映政策以及市场变化,但是不能够完全表明古装剧“不行了”,只能体现当下的状况,不少制作公司会选择临开拍前再上备案,“没有备案不代表没有在筹备,可能只是放在一个合适的时期再官宣。”


  最近开机的古装剧集,轻量级的作品占比相对较多,刚刚杀青不久的有《月上重火》等作品,在类型上较为垂直。

QQ截图20190917083356_副本.png

  
  今日,由鞠婧祎、张哲瀚主演的古装剧《如意芳霏》宣布开机拍摄,而今年官宣开机的作品就有《孤城闭》《琉璃美人煞》《大唐女儿行》《燕云台》《倩女幽魂》《有翡》《月上重火》《斗罗大陆》《纨绔世子妃》《两世欢》《成化十四年》《凤于九天》等等,IP改编作品仍是主力军。


  同时,耽改剧的比重有着较为明显的提升,已备案待拍摄、已拍待播的就有《杀破狼》《大理寺卿》《千秋》《金牌助理》《成化十四年》《鬓边不是海棠红》《恨君不似江楼月》等多部作品。虽然从类型上看,或者要比一般的古装剧在排播上更加困难一些,但是有了前作的经验,“此类题材如果在编剧、剪辑等层面能够跟原作拉开距离,用恰当的方式表达,不是无法播出。”


  然而,相对不幸的消息是,《有翡》这样体量和卡司班底的作品在官宣时尚且不明确何时能播出,在题材和类型上不那么主流的作品,在未来一两年的播出或将遇到较大的阻碍。


  有行业人士指出,从今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开始,到明年2020年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再到20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百日展播”的结束,或许会是新一轮“展播”的开始。而从目前的趋势来看,古装剧在暑期档泄洪之后,暂时不会再有大剧出现,“一方面是百日展播,献礼剧肯定是首要位置,另外大剧挑档期和时机,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可能会先压着。”


  那么在这样的形势下,或将诞生出“古装剧档期”,春节期间、2020年的暑期档,很有成为之后古装剧批量泄洪集中出现的重要阶段。相对应的,播出的古装大剧在题材类型上也要对年轻观众相对友好,同时面临着多剧相争、分割注意力的情况。

QQ截图20190917083252_副本.png

  
  另外一个现实情况是,在近两年的时间里,正能量和主旋律将成为荧屏的主要内容,古装剧在内容上同样需要向这样的调性靠拢。


  涉及到大量历史篇幅、讲述历史人物传记、以宫廷为背景讲述偶像言情故事的剧集,可能会遭遇较长的审查周期。业内人士基本持有的态度是,只要坚持“小正大”的原则去制作作品,基本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但是古装剧的题材类型多样,丰富性和复杂性都相当强,难以用一条准则来确保所有的作品都能够顺利无虞地在正常制播周期内播出。

QQ截图20190917083418_副本.png

  
  古装剧的制播周期使然,如今拍摄制作的作品在集中献礼的时机过去后,恰好能够有空缺的播出机会,但是事实是,众多待播大剧在等待一个出口,如果近两年持续调控,那么古装剧的出口将保持缩紧,待播剧的节奏统一被拉长。如今开机拍摄的古装剧,轻体量的作品更容易在视频网站上及时播出,而对于大剧而言,未来显然是未知的。


  在这两年过去之后,古装剧经历沉沉浮浮,从单部剧的排播定档,到整个类型的题材内容的嬗变革新,甚至是“档期”的形成上,或许都将有出现新的“规则”。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