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去重来》很可能属于第三种情况,通过这样的一种虚实结合的画风来表现控制时间和穿越过往的主题,从这一点来看,这部作品做的非常成功。

微信图片_20190926090955.jpg

《抹去重来》剧照,画风接近真人剧。


  前几天亚马逊全新的动画剧集《抹去重来》全集上线其旗下的流媒体平台,IMDB和豆瓣评分均为8.3分。片子的剧情并不复杂,讲的是女主在车祸后掌握了控制时间的能力,进而利用这个能力重新调查十余年前旧案的推理故事。但是在国内引起热议的并不是故事,而是画风。


  临摹是动画吗?


  《抹去重来》的画风非常真实,动画中的角色非常接近真人,几乎模糊了动画片和真人作品的界限。许多国内观众觉得,与其看这么像真人的动画,为什么不直接去看影视剧?


  类似讨论在国产动画《大世界》上映的时候也有过,《大世界》也是一部画风非常真实的动画,故事比较成人化,然后同样有观众表示:这也叫动画片?


  让我们回到《抹去重来》,这部动画剧集之所以非常像真人剧,原因在于亚马逊使用了一门很古老的技术:Rotoscoping转描,听着很专业,但原理极其简单,就是用转描机将已经拍摄好的真人视频逐帧投射在玻璃上,然后画师再一帧帧对照着描绘出来。


  这时候肯定会有读者说了,这不就是临摹吗!


  没错,这就是临摹。

微信图片_20190926090959.jpg

国产动画《大世界》,画风写实,故事成人化。

  转描历史悠久


  转描机诞生于1915年,由弗莱彻发明,他也在短片《小丑柯柯》和《墨水瓶人》里使用了这项技术,后来许多作品都用的这一技术,包括迪士尼1937年的《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1941年中国的《铁扇公主》等。


  这一技术最大的优点就是可以用极低的成本创作出动作流畅的动画片,因为这样就不需要原画师一帧一帧画原画了,也不需要建模师疯狂建模了。缺点也很明显,这还是动画吗?


  目前一部作品要使用这一技术,主要有三种情况:


  第一,制作组没钱,但是愿意花大量时间临摹。


  第二,绘制技术达不到片子要求(70年前比较常见,现在基本不存在了)。


  第三,将转描的画风作为一种独特的表现形式。


  《抹去重来》很可能属于第三种情况,通过这样的一种虚实结合的画风来表现控制时间和穿越过往的主题,从这一点来看,这部作品做的非常成功。


  动画可以这样拍!


  但国内爱好者对于这种画风的接受度非常低,不仅是《抹去重来》,前几年的日本动画《恶之华》和岩井俊二的《花与爱丽丝杀人事件》也都使用的转描技术,无一例外地引发争议。国内观众更倾向于传统的手绘创作,认为这种才是动画,有段时间甚至对3D动画和CG动画都嗤之以鼻。


  同样,对于动画作品的刻板偏见仍然存在,在《哪吒之魔童降世》和《白蛇:缘起》之前,动画仍然被认为是小孩子才看的东西,保守的观念带来的是保守的创作形式,要么随着大市场走,不断创作低龄化作品,要么顺着日本动画创作的路子走,通过与日本公司合作,创作大量画风是日漫,剧情是国漫的作品。


  实际上因为动画产业链的完善和国民的接受度高,国外的动画作品会有各种各样的画风、制作技术层出不穷,创作者们通过这种艺术形式不断地把自己的想法付诸行动。哪怕亚马逊这种刚刚涉足动画领域的企业都能拿出像是《抹去重来》的作品,观众们也对于各种画风非常宽容。


  我们看看历年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和短片的获奖记录就知道了,CG动画、手绘动画、定格动画、转描动画、针幕动画等无所不包,特别是欧洲的动画短片与长片,极具实验开拓精神。2017年的《至爱梵高·星空之谜》,全片使用梵高油画的风格让国内的从业者眼前一亮:原来动画还可以这么拍!

微信图片_20190926091003.jpg

《至爱梵高·星空之谜》剧照,模仿了梵高的画风进行动画创作。

  中国动画创作应有更多想象力


  今年的《哪吒》和《罗小黑战记》等作品让更多中国观众意识到,原来动画片也可以有不同的画风,哪吒也可以长得挺丑,也可以有非常成人化的故事。


  观念的改变是个长期的过程,需要观众和创作者一起努力。前述作品开启了第一步,改变了观念,那么创作者如何让画风和故事多样化则是第二步。


  如何利用动画的自由度创作更多富有想象力的作品,而不是哪个画风火了就一拥而上,显然是需要所有人都去思考的问题。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qrcode

扫描浏览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qrcode

扫描关注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