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彩

                                              来源:好运彩
                                              发稿时间:2020-08-13 17:57:22

                                              今年2月,当蒙古国总统巴特图勒嘎宣布向中国捐赠30000只羊时,牧民们一致支持总统的捐羊决定,助力中国抗击疫情,乌布苏省政府致函总统表示该省愿捐出1000只羊,其他省纷纷跟进。虽然蒙古国政府的最新决定让牧民们无需再提供捐赠羊,但从今年2月底开始的捐羊之举着实让中国人民感动。

                                              于法杰对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表示:“恳请,再恳请,郾城区法院别拖了,即便还认定我这个一毛钱没有贪的人犯贪污罪,我也尊重。”

                                              捐赠羊拟由蒙古国政府统一收购

                                              申诉11年后,最高法作出再审决定:于法杰犯贪污罪证据不充分。接着,河南省高院作出刑事裁定,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撤销一审二审判决,发回重审。

                                              于法杰向上游新闻记者解释,2000年,区财政和乡财政是分开的,乡里给职工发工资及其他公务开支全靠自收自支。基于此,财务管理不如现在规范、严谨。乡财务人员给其打借条,只是证明从其处领到了公款用于公用,“打借条打收据都可以。到时候扎帐审计时,用借条或者收据冲抵,帐是对的即可。说我财务管理不规范我完全同意,说我贪污压根站不住脚。”

                                              最有争议的是第一项款项,法院认定19万元中的4万元指控贪污欠妥,且于法无据;于法杰以个人名义将保管的公款借给乡财务,财务人员向于法杰出具4张借条,并在乡财务账上显示为个人借款,证明该15万元借条系乡政府借于法杰的款项,乡财务会计曾让于法杰完善手续并说明该款的性质,但直到于法杰调出该乡,财务账上仍显示系于法杰个人款项。该借条作为债权凭证由于法杰非法持有,于法杰具有实现占有该债权的行为,占有该债权是达到非法占有的目而采取的一种手段,既已经实现了其利用职务之便非法占有公款的主观故意。

                                              ▲8月12日,河南郾城区法院,于法杰希望法院尽快重审自己的贪污案。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

                                              于法杰说,他被“双规”之前,仕途一直比较顺,没啥诀窍,就一条:踏实干活。在获得过诸多荣誉中,老于最看重的是“漯河市人民满意的公务员”。

                                              于法杰说,他是农村长大的,不怕身体上的累,但他怕心累,心累缘于自卑。出狱以后,他很少与人来往。“我原来的同事中很多人都还在积极工作,有的还在重要岗位上。他们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不会嫌弃我。但我没去找别人叙友情,一来反差太大,我自己受不了;二来贪污犯和别人走得近,是给别人添麻烦。”

                                              ▲乡财务人员向于法杰借款后,打下欠条。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