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博平台

                                                          来源:日博平台
                                                          发稿时间:2020-08-05 01:24:58

                                                          所以,区家麟如果对“方舱医院”是不是“方型”和是不是“舱”能如此“严谨”,那么他的文章在此处理应说明不是内地援建的是一号展馆,并说明港府曾向中央求援。但他并没有这么做。

                                                          再回到区家麟那篇文章。在让港人不要跟着内地用“方舱医院”的说法后,他还给出了不要用“方舱医院”一词的三个极为可笑的理由。

                                                          否则,按照区家麟的逻辑,那他名字也颇为让人摸不着头脑,词不达意了,因为他既不是“家”这么一个物体,也不是“麟”这个中国传说中的动物。

                                                          他进一步表示:“我认为他不打算离开白宫。他不打算举行一个公平和不被约束的选举。我相信他会使用某种紧急手段,以确保自己能保住宝座。”

                                                          说实话,这个说法因为太过可笑,我们甚至不想再废话了。只是想说明一下许多国家都会用“医院”去称呼这种收治轻症患者的临时医院,比如下图所示的澳大利亚的媒体:

                                                          1、他宣称香港目前在亚洲国际博览馆设立的临时医院“不是方形”,也没有“舱”,所以用“方舱”属于“词不达意”。

                                                          其偷换概念之处在于,“方舱医院”是一种对于这类医院的中性称呼,本身并不带有“内地”的属性,正如内地媒体有时也会将美国等其他国家类似的临时医院称作“方舱医院”一般。而任何不是智商有问题,或是故意将“方舱医院”这词与“内地”捆绑进行“妖魔化”炒作的人,应该都不会认为这和“内地”有关。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区家麟还曾经在今年7月撰写过另一篇颠倒黑白、逻辑混乱、甚至可谓“下贱”的文章,说什么香港人已经在香港成为“二等公民”,甚至不如黑人在美国的地位,所以只能用脚投票,哪怕去国作“二等公民”——但事实却是内地游客、以及他们使用的普通话和简体字,才在香港持续遭受着这种乱港分子的法西斯式的攻击,在自己的国土上被这些人当成“二等公民”对待,被侮辱成为“支那人”、“支那语”和“残体字”。

                                                          (截图来自区家麟文章的原文)

                                                          【环球网报道 记者 崔妍】“我相信他会使用某种紧急手段,以确保自己能保住总统宝座。”当地时间2日,美国众议院多数党领袖、民主党人詹姆斯·克莱本(James Clyburn)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如果总统特朗普在11月输掉大选,他不认为特朗普会“和平地离开白宫”,并称特朗普可能会使用“紧急手段”得以继续任职。另据美国“政客”网站报道,克莱本在采访中还一度将特朗普与法西斯独裁者贝尼托·墨索里尼相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