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PK10

                                                              来源:极速PK10
                                                              发稿时间:2020-05-24 17:14:02

                                                              新京报:民法典的编纂工作持续了超过5年,哪些机构或群体参与其中?如果各方意见不同,怎么协调协商?

                                                              扈纪华:民法典编纂不是简单地汇总,而是要在体系化、科学化的前提下,对我国现行民事法律制度规范系统整合、编订纂修。最后形成的法典,不仅要适应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要求,符合国情和实际,还要做到体例科学、结构严谨、规范合理、内容完整、逻辑自洽。

                                                              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院长王轶。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与其他国家的民法典相比,中国民法典有哪些相同的内容?哪些不同的内容?

                                                              卡萨号距离上一次离开钦州码头,已有10个月。那时,是王帅第一次出海,他兴奋地叫着“终于可以去看海外面的世界”。这一次离开,是被迫,也是无奈,王帅有着船员普遍的担忧,“何日能下船?”

                                                              王轶:从制定时间上看,法国民法典出现在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的过渡阶段,德国民法典出现在工业文明走向成熟的阶段。但中国民法典诞生于工业文明向信息文明转变的阶段,因此要面对人类步入信息文明后的新问题、新要求,要回答其他民法典不需要回答的问题。

                                                              王轶:此次民法典编纂分两步走,民法总则起草、民法典各分编编纂一般先由学界提出专家建议稿,提交法工委参考。经过调查研究和多轮征求意见,法工委逐步形成民法室室内稿、征求意见稿以及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审议稿。常委会审议后再面向社会征求意见。最后形成提交全国人大会议审议的民法典草案。

                                                              为了解民法典的制定、出台过程,条文中的中国特色,以及这部诞生于新世纪的法律具有哪些时代特点等,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多位参与民法典编纂的法律专家。他们是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民法室原副主任扈纪华;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院长王轶;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原院长王卫国;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士国。

                                                              后来,王帅让女朋友下载一个软件,准确知道卡萨号的GPS定位,这才没再吵下去。

                                                              王卫国:作为一部法律,中国民法典草案吸取了近代以来全球工业化、现代化的成果,也吸收了欧洲法典化的经验和一些英美法中的概念。比如隐私权,就是从国外引进的。这是因为各国对民事权利、权利保障的认识是一致的,从其他国家借鉴也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