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彩票

                                                          来源:南方彩票
                                                          发稿时间:2020-08-09 02:13:39

                                                          我国黄金市场双向交易量变化图,《中国黄金年鉴》(2009—2018)

                                                          第二次分层是2008年实现的,这一年上海期货交易所黄金期货上线,这意味着即期交易市场与远期交易市场分层;

                                                          比如说我提出的黄金市场第三次分层,推进国家黄金银行,那么可以预见,我们现有的三大黄金市场,就是上海黄金交易所,上海期货交易所,以及商业银行柜台交易,都会给出一定的阻力,因为可能会分流他们的市场,而我的建议是从国家立场上出发的,但是如果能够把中国黄金市场整个盘子做大,在国际上的地位和吸引的资金提高,那对现的黄金市场、商业机构也是有好处的。

                                                          那么为什么中国的顶层设计之路目前是只有我们能走的,西方国家是走不通的?其中一个最大的区别,就是西方所谓的“民主制”,美国政府4年一换,没有执行力。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府有执行力和几十年上百年不变的战略定力。这样的一个中国发展模式,国际上有很多攻击的声音,说什么“不是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一党专政”、“政府说了算”等等,总之你不正宗,你叛逆,不承认我们的制度优势。

                                                          至于他的话对这本书写作的影响,因为一开始,我也比较懵懂,什么叫中国特色?什么叫中国道路?要论交易量的话,我们现在还只是欧美市场的交易量的1/3、1/2,如果要用所谓主流经济学的那样的一套思维逻辑来衡量,中国还是小学生,还是一个跟随者。为什么施安霂和世界黄金协会会评价中国黄金市场已经是“一个引领者”,他们看到了什么?

                                                          他怎么实现这种目的呢?就是以金融创新为名,推进黄金交易标的的虚拟化,也就是说你在黄金市场里交易的,不是真实的黄金,而是衍生品,衍生品本质上就是美元。这种交易是不需要实物交割的。这样的一个逻辑关系,我们很少有研究者认真把它点破。

                                                          所以现在我们需要调整的是什么?必须要在国务院加强监管的总基调基础上,给商业机构提供新的成长空间和模式。不是说一监管就把他们治死,或者说一监管就不让做。他们确实是存在很多不大符合规定的交易,但是如果我们以创新和变革的角度看,你会发现,有很多新的市场经济形式就出现了。

                                                          为什么中国黄金市场要和国际黄金市场走不同的道路?

                                                          金价操纵过程是这样的:在纽约期货交易所闭市前持续抛出大量空单,使交易的多头不断接单,不断下降的金价最终使对方止损离开市场,然后将这个被操纵形成的低金价传播出去,令投资者失望,使更多基金公司随风抛出更多黄金,金价再下跌而最终金价的底部形成,这时再入场收割“羊毛”。这个操纵过程并不需要太多的资金,因为期货市场允许杠杆交易,一般可做到1∶20,即用1元钱可产生20元的市场流动性,所以市场操纵行为不易被发现,且市场操纵并非个例。

                                                          如图,1969年-1970年转折的直接原因是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伴随着美国在越战泥潭的被动挣扎和基辛格访华打开局面;1980年的转折点伴随着苏联踏入阿富汗;2001年的转折点,非常戏剧性地,伴随着“9·11”和美国进入阿富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