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时时彩

                                                        来源:三分时时彩
                                                        发稿时间:2020-08-08 11:19:54

                                                        然而,问题的严重性在于:美国精英阶层经年累月、肆无忌惮的舆论操纵工程只是事物的一个方面,因为美国普通民众不仅仅只是被动受害的一方,民众中根深蒂固、源远流长的反智主义倾向,是配合、支持以至于客观上纵容了舆论操纵工程大行其道的另一个重要方面。

                                                        按理说,随着美国疫情的快速升级,人们应该看到民众和媒体针对政府问责的升级,政府部门各种应对措施的升级,公共和私人机构在保民生、保经济方面协调行动的升级,与国际组织及其他国家合作的升级等等;考虑到美国的疫情已是全球最为严重的,这时的美国即使采取全球最为严厉的封城、封州乃至封国的极端措施,也并不为过。

                                                        但事情完全不是这样。全世界众目睽睽之下,美国不仅未见上述各方面的升级,反而只见到朝野上下胡言乱语、无事生非,只见到与中国的正面冲突步步升级。

                                                        [6]【美】威廉·布鲁姆著,徐秀军,王利铭译,《民主:美国最致命的输出》-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01

                                                        为什么美国越来越疯狂地妖魔化中国?因为对自己的脱罪和对他人的定罪,是一体两面,源于同一个原罪心理。这个心理冲动,正在当下美国歇斯底里的反华言行中,再一次显现。

                                                        理解到美国社会根深蒂固的反智主义甚至“无知崇拜”传统这一层,美国的疫情应对无论出现多么离奇的表现,人们也都不必大惊小怪。

                                                        这归根结底就是欺世成性的恶果,一百多年里美国说了多少谎话、抢了多少钱财、杀了多少平民,自己应该是有一本账的;而美国今天的一流强国地位在多大程度上是靠撒谎、盗窃、杀人来支撑的,也应该是有一本账的。既然这些手段同时失去作用之时也就是美国强国泡沫破裂之日,那么美国人也就不必对新冠疫情一举击败美国感到不可理解了。

                                                        [9]【英】尼尔·弗格森著,《帝国》-北京:中信出版社,2012-01

                                                        2006年,小布什总统在一次演讲中对公众说: 我们是一个拥有深切同情心的国家。我们有顾虑。美国最伟大的事情之一,我们国家的美德之一是,当我们看到一个年轻的、无辜的孩子被简易爆炸装置(IED)炸到时,我们会哭泣。我们不关心孩子的宗教信仰是什么,不关心孩子在哪里居住,我们都会哭泣。它搅得我们心烦意乱。敌人知道,他们想要扼杀和动摇我们的信心。[6]

                                                        北美大陆上无数次的大屠杀,就在这样的指导思想下堂而皇之地实施了。而感恩节的意义也随之改变,成了对上帝用天花、伤寒等疾病帮助殖民者顺利消灭了新世界原居住者的感恩。用早年卡罗来纳一位总督的话来说:“我们显然可以看见上帝的手,他削减了印第安人的人数,从而为英国人腾出了地方。”[13]